奶盖🐬

不如开车☕

今天有个颁奖活动,老板是主要投资商之一所以也去了,沾了他的光我也蹭了个离舞台比较近的位置。

年轻靓丽的俊男美女一波接一波的上台表演,说实话很养眼,不过我因为工作原因看过太多次,现在也觉得就那回事儿了,粉丝的尖叫声也令我不堪其扰。

我抽空看了看老板,发现他虽然面上不显,但以我跟在他左右这么些年的经验知道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可能下一刻就要起身离开,我准备等他一起来就跟着走。

老板理了理衣服下摆离开座位,但他随意往台上一看又安稳的坐了回去。

正在台上表演的是一个新晋组合,十几个年轻男孩在舞台上队形变幻,都是绿色的衬衫黑裤子,跟一群成了精的圣诞树似的。

我观察了老板一会儿发现他在盯着一个人,那是一个跳舞很好的男孩儿,那么多人里都比较突出,偶尔轮到他唱一句时声音也很清亮温柔。

老板后来竟然拍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我偷看了一眼,正好有张图露了一小块白生生的腰。明明是纯洁稚嫩的面容,在做某些舞蹈动作时神态却有种矛盾的魅惑。

老板发现我正在看他便让我安排饭店等活动结束带他去吃饭,具体怎么做让我自己想。我只好找到他们经纪人,说他们表现得很棒,老板请大家吃饭,毕竟只请一个也太明显了。

他们听到要去大酒店吃海鲜都挺开心的,一群半大小子很有活力,举起手臂欢呼起来,而被老板关注的那个少年在舞台下很安静,身材清瘦,被周围的队员们衬托得有些娇小。

本来这个主打花美男的组合就没几个皮肤黑的,但他几乎比所有人都白,栗色的头发蓬松柔软,微笑的时候还有小酒窝,的确蛮可爱的。

在他们全心全意吃东西时我收到老板的指示,于是偷偷把经纪人叫出来,讲了真实意图,他表情纠结的回头看了看,那个少年正在喝苏打水,脸上依旧一副不谙世事。

「这有什么的,你在圈里混这么多年了又不是不清楚这些弯弯道道,你别跟我说你没干过这种事儿,而且我们老板不会亏待你们的。」

「我知道……只是……」经纪人面色有些不忍。

最后他还是同意了,「麻烦你告诉老板一下,艺兴有凝血障碍,让他注意着点儿……」

当看到经纪人在晚餐结束后带着队员们坐保姆车离开而让他上我的车时张艺兴仿佛就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质问也没有畏惧,他靠在椅背上,平静的甚至有些冷漠的神色让我莫名觉得有种违和感。

他不过才二十二岁,我弟弟像他这个年纪还跟我撒娇要我给他买新手机呢。

我突然不想把他送去老板那儿了,老板要是生气就骂我好了。

「我还是把你送回去吧……」

他这才抬眼看我,被他黑黢黢的眼珠子盯着让我有点压力山大。

半晌他摇摇头,对我说:「没关系的哥哥,你继续开吧。」然后支着下巴扭头看向车窗外,五彩斑斓的灯光不时从他脸上划过,令人看不懂他的神色。

把他送到老板房间后我一夜都没睡好,以前不是没送过小年轻去老板那儿,不提那些觉得开心的孩子了,不愿意的那些,可怜兮兮窝在车里哭的有,直接动手反抗要跳车的也有,都没让我有什么情绪波动,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心里跟针刺的似的。

第二天我黑着眼圈坐在车里等他,他面色有些苍白,眼眶红通通的,仿佛脆弱的一捏就会碎掉,眉宇间却残留着还未散去的糜|艳春|色,我看着竟然有些心里难受。

「还是疼。」在去往他宿舍的路上时他突然开口,轻声道:「我以为会习惯的,但真的疼啊……」

我扭头看向他,他没看我,稚嫩的面容上是不符合他年龄的疏离沧桑。

「你……你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干巴巴的挤出无意义的安慰。

他笑了笑,「承你吉言。」
黑黢黢的眸子里是闪烁的决然和冷淡。

之后再见他依旧是他在台上我在台下,短短几个月他身上仿佛又多了层道不明的气质,稚气的面容隐隐透着昳丽艳色。

他也看到我了,用手指对我比了个小爱心,笑容像个真正的少年一样,而我却忍不住眼眶发热。

评论 ( 16 )
热度 ( 120 )

© 奶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