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盖🐬

不如开车☕

表哥之前定居海外,最近才回来,我爸妈就让我带点礼物去看他。

从小表哥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又高又帅成绩又好,高中还没毕业就被国外大学录取,可以说我是在他的阴影下长大,每次一提起他我妈就会拧着我耳朵嫌弃我不争气,只知道和她顶嘴。

不过我不讨厌表哥,因为他这个人温文尔雅,容易让人心生好感,而且对我也挺好的。

表哥家的保姆让我在客厅里等一等,正巧今天他的朋友也会来,他去接朋友去了。

我捧着一杯茶小口喝着,他家可以落脚的地方几乎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我都想把脚从拖鞋里拿出来感受一下。

听到头顶有点声响,我抬头看向二楼。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陌生少年正握着门把手,他也垂首在看着我。

少年看起来有些瘦弱,脸色有些苍白,面无表情的样子让我以为自己冒犯了他,讪讪的对他抱歉一笑把目光收了回来。

我听到少年下楼的声音,不一会就经过我身边,忍不住看他,发现他没穿鞋,连袜子也没穿,白生生的脚每走一步都陷在花团锦簇的地毯中,从粉色的脚跟到圆润的脚趾,我莫名觉得这个画面美丽又色|情。

他饶过我去厨房,出来时手里拿着一盒冰淇淋,坐到我旁边。

他也不跟我说话,自顾自的打开盒盖,小口却快速的挖着冰淇淋。他的手指像雪葱一样又白又细,捏着小巧的勺子,嘴巴本来是粉嫩的颜色,渐渐变得艳红。他垂着眼,眼睫毛很长,但不是那种翘起的,而像失去力气的蝶翼轻轻的覆在眼睛上。

我想跟他说话,但又怕打扰他。

车子的声音传来,他突然动了,把冰淇淋和勺子塞到我手里,飞快的跑上楼把自己关进卧室。

我盯着手里还剩半盒的冰淇淋,慢慢拿勺子挖了一口填进嘴里。

表哥和朋友们进入客厅,几年不见成熟许多,而且他又长高了一点,应该有一米九了,我站在他面前才到他耳朵。

大概真的是人以群分,他的朋友们也都一表人才,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洞牛仔和迷彩外套,有种野鸡进了凤凰窝的淡淡的自卑感。

他们聊金融聊投资,我也听不懂,为了不那么尴尬就一口接一口的吃冰淇淋。

表哥看到后笑了,说这是他家宝贝最爱的味道,他今天看冰箱里只剩一盒了,被我吃了宝贝知道肯定要闹脾气,等会吃过饭他还要去超市给他买。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笑笑,把空了的塑料盒随手塞进旁边的背包。

他家宝贝……就是那个少年么……

表哥的朋友对此也没有反应,大概早就知道了。

到了饭点我们都坐在座位上,表哥上楼叫那个少年,拧了拧门把手没打开,仿佛早有预料般掏出一串钥匙打开门进去,半晌后竟然把少年抱了出来。而少年这次身上只有那件荷叶边的白衬衫,因为衬衫比较长所以没有走光。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家宝贝兴兴。兴兴,这是我表弟,今年刚大一。」

少年只是盯着我,对我点点头。

表哥坐在椅子上把少年放在怀里,右手拿筷子,另一只手放在下面不知道在干什么,我看到少年的脸颊泛红,眼眶也湿|湿的。

少年很少动筷,都是表哥给他什么吃什么,表哥似乎很享受投喂的过程,他的朋友们也见怪不怪的正常用餐,整个餐桌上只有我一个人不自在。

我的膝盖被什么挠了一下,被挠第三次时我假装手抖弄掉了筷子,弯腰去捡时往桌下看发现表哥的手在少年的衬衫里游移,少年的脚趾勾起,偶尔蹭过我的裤腿,燥得我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汽水。

如坐针毡的吃完一顿饭,大家倚在沙发上休息,令我震惊的是表哥朋友中有人把少年的脚握在手中把玩,而表哥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撩起少年衬衫下摆让大家看他的手在如何侵|犯少年的私|处。

我听到有人叫少年「可爱的小哑巴」……

少年的手紧紧揪着沙发垫上的流苏,用力得指节泛白,他眼尾绯红,湿漉漉的眸子看向我时里面仿佛在说「不要看」。

我想走,又想先给他们每人一拳,肚子里仿佛憋着一股火,烧得我五脏六腑都在痛。

我还是没忍住告了辞,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表哥把少年抱上楼,而他的几个朋友也跟了上去。

回去后我发现背包里的冰淇淋盒子,没有扔掉,反而洗干净摆在床头柜上,才看到它是香草味的。

我妈再跟我谈起表哥时我打断了她,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但又忍不住想起那个少年。

过了不久我听说表哥大出血住院了,因为什么大家却都缄口不提。我去医院看望他,发现他的脖子上围了一圈绷带。我想问问那个少年的近况,但看到表哥不想说话的样子便闭上了嘴。

我妈从医院回来后也不再跟我提表哥了,只是喃喃着什么没想到,作孽什么的。还一反常态的告诫我学习不好没关系,关键是要做个人。

学校对面有家甜品店,老板性格很好,学生们经常在里面蹭WiFi或做作业,不过我很少进去,因为不太喜欢里面甜腻的香气。

最近时常听到周围同学说店里新来了一个特别好看的服务生什么的,尤其那些女同学,还聚在一起分享偷拍的照片,动不动就「卡哇伊」「kiyo」听得我头痛。

今天跑进店里避雨,天气有些阴冷所以决定点杯热饮,然后坐在靠窗的位置看手机。

一双瓷白的手把热可可放到我面前,我抬头一看差点把杯子打翻,手比脑子快的拉住这双手,却摸到细嫩手心里有道长长的粗砺的疤痕。

「你,你……我……对不起……」

看着这双手的主人,我突然特别想哭,也不管店里还有其他同学,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我觉得我很没用,明明知道他之前过得不开心却没能力也没勇气帮助他。

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后脑勺,因为他比我矮很多所以只好垫着脚。我一把把他搂进怀里,少年轻轻拍打我的后背,任由我把眼泪抹在他的肩膀上。

天气放晴,阳光穿过落地窗洒在少年脸上,我看到他的嘴角勾起,我才发现他脸上还有酒窝。

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自己笑得特别傻。

评论 ( 24 )
热度 ( 156 )

© 奶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