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盖🐬

不如开车☕

师父说我修为已经够了,派我去外面历练,收点不听话的小妖怪增长经验,虽然如今已是现代化的世界,都在宣扬唯物主义,但只有我们知道,妖物不仅仅存在于故事书里。

最厉害的妖物几乎可以让寿命永生不死,每到朝代临近变迁它们就陷入漫长沉睡,休养生息,等新朝安定后寻个机会再出来惑乱人间。

我准备先去离我最近的SH,用罗盘推算一番,这个地方人口十分密集,妖气横生,雾瘴弥漫在整个城市上空,于是我向闪烁最频繁的红点奔去。

离一个商场越近罗盘转的越快。最后直指一群人的中心。

那里有一个一身红衣的美人,姿容艳丽,眼波流转间尽是魅惑,我几乎瞬间就做出判定。

我猜测它的魂体是一只血狐。

血狐是妖狐一族最稀有的血统,一身光亮的皮毛殷红似血,修炼天赋极高,幻化出的人形最为美艳,雌雄|同体,可随意变换性别,同理而言危险性也最高。

妖狐靠吸取日月精华修炼,这种方式太慢,所以有些会潜入人间通过亲密接触吸取人类的精气,它们只靠美丽的皮囊就能顺利修炼。

只是人类的精气有限,一旦出现一个人类被吸食致死的情况,那只妖狐便会背上一条罪孽,最后会受到天道惩罚,所以手段高的会克制的吸食不同的人类,钻这个空子。

这只血狐此刻幻化出的是男性外貌,但用来蛊惑人心的手段却不分男女,至少不止女性人类,很多男性眼中也满是垂涎之意。

它很嚣张,玩弄人心时毫无顾忌。

如今的妖物可和人类一样饮食作息,虽然有些不习惯但忍一忍就过去了,为了不触犯天道,想在人间体验生活的大多老实本分,实在忍不了再回老巢。

走了一路,这只妖狐是我遇到的最强大也最不畏惧天道的,我还看不出它的道行深浅,可奇怪的是我没有感知到任何天道波动。

我分出一抹神识接触它,悄悄探了一下它身上的罪孽,却一条也没发现,但它身上浓郁的妖气告诉我它肯定吸食过无数精气。

在人世这么多年却一条罪孽都没有,果真很聪明。

我把罗盘塞进背包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我时刻谨记师父的告诫,“徒儿啊,千万记住,打不过就跑。”我看不出它的真实道行,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还收不了它。

只是我没看到这只血狐在我转身离开时目光直直的射向我,它发现了我的神识。只一瞬,它便眼神变换,似乎只是有只蚂蚁刚刚从它脚边爬过。

蹲在小旅馆中看电视,发现楼下有只仓鼠精我也懒得去管,它为了安逸的生活竟然甘愿当一只宠物鼠,每天不是扯着蠢脸卖萌就是嗑瓜子。

在电视里面我又看到了那只血狐。

这些幻化后外表美丽的精怪妖物的确有不少选择当明星的,只是很多都是空有其表的花瓶,即使不是凡人也会渐渐销声匿迹,而这只倒是大红大紫,不过也正常,它的容貌和心机放在妖狐族都数一数二,何况是在人间。

我发现在SH这个地方根本躲不过这只血狐,高楼大厦的LED循环播放它的影像,店铺橱窗上也贴着它的巨幅海报,无论我走到哪儿都能看到它。

传说中法力高深的妖物可以将一丝妖力附着在死物上,我想它肯定这么干了,海报上它的眼睛似乎也在使用魅惑手段,不然我怎么会心智受到影响。

周围的行人和我的反应一样,经过时会凝视它的面容,一副被蛊惑的模样。

我决定不能再让它这么肆无忌惮下去了,我把师父给我的法器都掏出来清点,准备替天行道。

尾随了它好多天,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被它带回家过夜,第二天他们脚步略有些虚浮的离开,而它却一脸餍足面色红润,浓浓艳|色仿佛能化为实物侵入我的口鼻扰乱我心智。

都说狡兔三窟,它这只狐狸也有好几处栖身之所。

最后我看中一处,它独身一人时便会去那里休息。

入夜我在身上贴了张隐身符翻进它房间,大概它自觉法力高强,如今世道没有能伤害到它的所以根本没什么警觉性。

它正安稳的沉睡着,留了一盏床头灯,还点了熏香,它倒是很会享受人类的东西。

我怕出现意外便对它用了定身术。

一来因为它没有罪孽所以我不想伤害它,二来血狐稀有,我也舍不得弄坏它的皮毛,只把它收了带回深山就好。

“小哥哥胆子很大的喔……”

在我快束缚住它时它突然睁开眼,翻身把我压制在身下,我比它高大健壮许多却撼动不了它分毫。

“你这妖狐快放开我,我本无意伤你,若你……若你……”

“妖狐?果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要不是你皮相不错精气充溢,光是你偷偷用神识碰我这一点我就该把你打扁扔回你的深山老林了。”

妖物的脸近在咫尺,它的素颜有种清水出芙蓉的明丽清透。

它的睡衣此刻领口敞着,有股清淡却十分好闻的味道飘进鼻尖,有点熟悉但我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香气。

怪异,十分怪异。

妖狐即便皮囊不那么美艳浑身媚|意也是遮不住的,可它却好像不太一样,微微下垂的眼角无辜得很,很轻易就做出单纯可爱的模样。

如果没有见过它魅|惑的样子我肯定会被它骗过去。

它不耐烦的把领口拢起,“闻出来了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是狐狸的骚|味儿吗?也是,想来你还没机会闻过狐狸味儿。”

“今天撞到我手里,给你个教训好了,以后不要冒冒失失的出手。”

说着它打了个响指我便一丝|不挂了,我不怕它,但我怕的是被它看到我有反应的地方。

它果然一脸促狭的嘲笑我:“假,正,经。”

我想反驳,正常男人被它这么引|诱都会这样。

之后它用双|修之法吸我精气,我再不想承认可是的确很舒服,真正的活|色生|香。
香气越来越浓,一朵花瓣密集层层叠叠的血红的莲花在它白皙的胸口上若隐若现。

怪不得……

怪不得它身上没有罪孽,植物修炼化形后对人类是没有伤害性的,只凭自然精华就可以好好修炼,如果能汲取信仰之力修炼进度更是能一日千里。

它是莲花妖,又是红透半边天的明星,信仰之力一点都不缺。

可为什么它还跟那么多男人……

我的脸上突然一痛,原来是它扇了我一耳光。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那么多人类求我跟他们双|修我都要考虑考虑,他们无一不是有钱有势,你有什么,一个旧罗盘几张破符?况且你今天还是来收我的,竟然还不专心……”

我开不了口只能用眼神求饶,它坐在我身上居高临下的盯着我看了半天才大发慈悲的解开我唇上的禁制。

被翻红浪,后来我在清雅的香味里陷入沉睡。

到了凌晨我突然被冻醒,发现自己在大马路上躺着,衣服好好的穿在身上,背包也扔在我身边。

我悄悄跑回小旅馆,把陈旧的图集掏出来查找,已经确定这妖物是朵莲花妖但它们多是白色,粉色的都不多,更别说血红色的了,我从没见过这种颜色的莲花。

这种颜色邪气又艳丽,仿佛一触到就会被烧成灰烬。

把植物相关的记录翻阅完都没找到,我沮丧的把它塞进背包里,这时飘出来一片花瓣,花瓣丰厚颜色浓郁,像那个莲花妖丰润鲜红的唇瓣。我鬼使神差的用嘴唇贴了贴。凉丝丝的,柔软湿润。

花瓣上突然有金色小字闪现:“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吸了你的精气有点不好意思,送你片这玩意好了,以后你要是不小心快死了吞肚子里能救你一命。小心保管,若弄丢了你即便死了也是活该。”

我一时不知是该羞愤还是该感激,只好胃痛的把花瓣小心放进护身符里。

回去后师父问我收获怎么样,我摇摇头就把自己关进卧房,躺在床上手指抚过胸口的护身符,仿佛还能闻到一丝清淡的香味。

我还想去找它。

评论 ( 18 )
热度 ( 163 )

© 奶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