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盖🐬

不如开车☕

放学经过大桥我又遇到了那个漂亮哥哥,他迎着雪花,神色有些放空的望着远处。

我知道他厚重的军大衣里包裹着的是柔软莹白的躯体,温暖的,馨香的。

他的怀抱比我小时候窝在我妈怀里的感觉还舒服。

他很美,连军大衣都能穿得很好看。

最近几天都在下雪,他喜欢慢悠悠的踱步过来,看到合眼缘的车子便轻敲车窗,若是车中只有驾驶员一个人,他可能就会坐进去,被带去某个地方,过夜。

几乎没有人能拒绝他,除非那个人不懂得欣赏美。



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在所谓的“蓝灯区”,同学们对某种聚集地的称呼,只不过工作者都是男性。我们几个好奇的男生做贼似的溜去那边观察他们。

而他一下子就入了我的眼,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男人们叫他“蓝灯区皇后”。

很奇怪的称号,但又莫名的合适。

他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但眼神却有些沧桑,如同有过半生经历,矛盾又十分吸引人

他的神态时而昳丽时而纯真,所有人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最喜欢的模样。


他就像一朵雪花漂浮在巷子里,看中了谁便轻飘飘的落在谁的肩头,被带入温暖的地方然后将自己全然融化在那人身上。


他叫我“小弟弟”,我羞恼的反驳其实我不小了,说完意识到更内涵的的意思后更加懊恼,如同炸了毛的小公鸡。

是他告诉我的,他觉得我像一只小鸡,还没真正长大却喜欢像大公鸡一样展示自己,他笑着说这是青春期男孩们的通病。



我手里攥着我爸给我过生日的钱跑去找他,期期艾艾的告诉他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红透了一张脸。

他了然的看着我,慢慢露出一个微笑,两颊的酒窝浅浅。

很热,很软,我满头大汗的勒着他,紧紧的把他搂在怀里。暗红色的灯光其实有些诡异,但在那时却很衬托气氛,他雪一样白的皮肉上潮红渐渐蔓延,纤细的身子香汗淋漓,纯洁的面容在灯光里透着一股子妖异。

我只知道毫无章法的进出,魂魄快要被他吸走。他蹙着眉,轻轻安抚我过于兴奋的情绪,引导我该如何做的更好。

我的第一次出得很快,他包容的安慰我,轻柔的摆着腰,耐心等我再次立起来。后来我能坚持很长时间了,长到他脸上挂不住游刃有余的神情,把我当做真正的男人而非年纪小的学生仔向我撒娇讨饶。



“冷吗?进来我暖暖你。”

可他还是依旧把我当小孩看,即使我比他高了很多,但他仍然会敞开宽松的外套把我包裹在他怀里,双手有些艰难的搂着我。

我还记得当我送了他生日礼物时他复杂的微笑,那天他比以前更软,更热。

我希望他是我一个人的,但他不是,有客人来时他便会离开我,用炙热的深处去暖别人的男人。

在某次看到他微红着眼眶,干呕出别人留下的液体时我再也忍不住了,飞奔回家把所有家当都掏出来,把从小到大的存款和爸妈给我的玉饰等一切能换钱的东西都捧到他面前。

“这些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去兼职!我有能力养你!”

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少年信誓旦旦的说着大话,而他只愣了一瞬便用看不懂事的小朋友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想这么多做什么啊,你这个年纪的小孩最应该做的就是努力学习,乖啊,以后不要这样了。”

他温柔的摸了摸我的脸,转身离去时我突然很难过,不是为自己被拒绝,而是为了他。他的背影看起来像一朵会随时隐匿于巷口的雪花。

悄无声息的,没有任何人注意。

除了我……

除了我。



临近高考我忙得焦头烂额,他来学校里看过我一次,穿得像个学生,如果他不说,别人也会以为他还在上学。

他给我带了水果,只和我待了课间几分钟,让我考试不要紧张。很普通的关怀。然后他又摸了摸我的脸,对我笑了笑,几个小酒窝很深。

那天太阳很热烈,他的皮肤在阳光下白皙清透,脸蛋红扑扑的,像颗水蜜桃。

看到他那一瞬间的面容单纯可爱得像个比我还年轻的少年,我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动。

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不见的,我考完试当天就跑去找他,但接触过他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的房东对我说:"他祝你前程似锦。"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不知不觉间流了一脸眼泪,舍友打趣问我是失恋了还是舍不得高中同学,我没理会他们。

后来我上了大学,也交了女朋友。

她也喜欢敞开外套搂着我的腰,把脸贴在我怀里跟我撒娇。

而我却总会想起一个人,他尖俏的下巴轻轻抵在我胸口,微挑着眉眼看我,眼底弥漫着我曾经没有发现的克制与温柔。



他真的就像雪花一样随风飘走了,留下我摸着他停留过的痕迹驻足不前。

评论 ( 25 )
热度 ( 187 )

© 奶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