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盖🐬

不如开车☕

#我兴

前文→http://lotusdoll.lofter.com/post/1d61eb5f_124f1622

 

毕业那天我对女朋友提出分手,她同意了,说跟我在一起的日子感受不到爱。

是我对不起她。

 
毕业后我被安排进了我一个远房表哥的公司,当个小助理,我爸说让我跟着表哥先锻炼锻炼几年。

我没什么理想,日子得过且过,对此也没什么异议。

上班前我妈悄悄找我谈话,对我说跟着表哥学点好的,不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学来了。

我才知道原来表哥结婚了,跟个男人。

表哥在争求那个男人同意后不管家人怎么反对直接带人飞去国外登记,导致他家里人一提起表嫂就是“那个男狐狸精”,认定他给表哥下了迷魂药。

虽然他们不喜欢表嫂,但表哥在家话语权很大,每次带人回去时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惹表嫂不高兴。

我听了这些,心里竟是对表哥有些敬佩和羡慕。

如果当初我再坚定一些,是不是就能把那个人留下来了。

表哥不过二十七八岁,看起来很年轻,但身上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气势,跟他在一起我就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如同那个人曾经说的那样,我就像只大公鸡旁边亦步亦趋毛还没长齐的小公鸡。

我又想起他了,以至于我再看到他时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是在表哥给表嫂举办的生日聚会上。我和表哥关系越来越好所以他也请了我。在喷泉洒落的水珠对面我看到了那个人。

时隔四年的相遇,在我万万想不到的情况下。

他还是那么年轻那么好看,时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但和四年前比他身上少了层冷漠疏离,多了些安宁的气息。

“艺兴……哥……”

我的声音在表哥拿来一件大衣披在他身上时戛然而止。

我看到他转头对表哥微笑,喂表哥吃了一块水果。那种温柔的神情我曾在他敞开外套搂住我时见到过,熟悉得令我难过。

他不再是风吹向哪他就飘去哪的一片雪花了,他生出了根,在另一个人的呵护下安定的长在那里。

表哥去招呼别的亲朋好友了,我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跑到了他面前。

“你……你当初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

我喉咙哽住鼻头酸得厉害,不得不闭上嘴,怕自己会在大庭广众下哭出来。

他只是默默的望着我,如果是以前他早该摸摸我的头了,他比我矮一些,还得微微踮着脚。

过了半晌他笑笑,举了举手中的水果盘,“橘子吃么,很甜的,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的水果就是它了。”

我闷闷的说:“我早就不爱吃了。”

其实我在说谎,我最爱吃的还是橘子,以前他会剥了皮,一瓣接一瓣的喂我。

他眸光闪烁了一下,抿起嘴。那种表情让我有种欺负了他的负罪感,可是明明该有负罪感的是他才对。

他缓缓开口:“小朋友现在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口味了。”

他接着说:“我听他说他有个表弟很有潜力,今年刚毕业,应该就是你吧。那你现在应该叫我……表嫂。”

“我不!”我打断他,“我才不要这样叫你!”

这时表哥过来了,揽住他的肩膀问怎么了,他摇摇头,笑着说看表弟好玩儿逗他呢。表哥看样子就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看着他的笑脸又在他的酒窝上亲了一口。

此刻表哥英俊的脸在我眼里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我颓唐的坐在喷泉边上,连飞溅的水珠弄湿了我的后背也不管。

后来我没再找他说话,沉默的看着他直到聚会结束。

我来的时候是坐表哥的车直接从公司来的,我打算自己打车回家。站在路边等车,虽然刚入秋,但夜晚的风吹在我潮湿的后背上还是有些冷。

“穿上,别冻着了。”

一双玉白的手伸了过来,我没接,我才不要穿这件很可能属于表哥的外套。

我听到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下一秒唇上一热,湿润的舌撬开我松松阖着的牙关,一个被含得温热的东西渡进我嘴里。

“穿上吧,这是我的外套,之前买大了的。”

我接住那件外套,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转身进了大门。

坐在出租车里我不由得按住自己的嘴唇,口腔里还含着一瓣软烂的,甜蜜的橘肉。

评论 ( 25 )
热度 ( 127 )

© å¥¶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