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盖🐬

不如开车☕

红兴||普通旧朋友

🌨️:红兴/ ooc/ be















夏季的午后令人昏昏欲睡,小婴儿躺在摇篮里发出稚嫩的无意义的音节。孙红雷坐在摇篮旁边的躺椅上,等摇篮快停滞时伸手轻轻晃一下,挂在顶部的玩具铃铛叮铃铃的响着,与窗外的蝉鸣交相辉映。

他觉得现在就很好,有妻有女,富足美满。是他还不识情滋味的时候幻想过的,最美好的生活。

——如果没有遇到过那个人。

孙红雷曾经设想过和张艺兴再次的相遇,但他只当是心底躁动的奢望,每次想过都会有罪恶感,可没想到就这么令人措手不及的发生了。

周末去商场的人很多,孙红雷小心推着婴儿车,妻子跟在他身边,准备去买些婴儿用品。经过零食区有个背着背包的青年正在弯腰挑选。

孙红雷本是随便往那看了一眼,当青年直起身露出熟悉的侧脸后他忽然愣住,连妻子跟他说话都没听到。

眼看着青年朝这边转过身,孙红雷想逃,脚下却如同生了根,眼睁睁看着青年发现自己后微微睁大双眼,视线从他身边的妻子慢慢转移到婴儿车,里面还躺着他出生没多久的孩子。

不知道是商场的灯光太明亮还是孙红雷的错觉,有一瞬间青年的眼里忽然多了层水雾,但他眨了眨眼后又什么都没有了。

「嗨。又见面了。」青年微笑着率先打了招呼,对一脸怔忡的孙红雷说:「不介绍一下么?」

孙红雷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好久不见……」

……

妻子听说青年和自己是老朋友,自从几年前出国后就没再见过面,便邀请他去家里吃饭。

孙红雷以为青年不会答应,但青年欣然同意了。

回到家后青年趴在摇篮旁边看了很久,还伸出一根手指逗弄,引小婴儿去抓他的手指,脸上的小酒窝一直没下去过。

孙红雷在一旁看着,呐呐道:「艺兴……」

青年扭头看他,语气轻快的说:「是个小千金吧,真可爱。」

然后盯着从看到自己开始脸色就一直没自然过的男人说:「我以前也想过要个女儿,最好像我。皮肤白,眼睛大,还有小酒窝。」

「……兴兴,给我生个宝宝吧,男孩女孩都好。最好是女孩,一定要像你,皮肤又白眼睛又大还有小酒窝,肯定特别可爱……」

孙红雷立刻便想起从前在床上说过的荤|话,没忍住搓了把脸。他低着头,青年盯着他,气氛一时陷入凝滞。

「开饭啦!艺兴你看你这么瘦一定要多吃点。」

妻子适时的出现打破了沉默,孙红雷暗舒一口气,但还是不敢看青年似笑非笑的样子。

晚餐气氛堪称和谐,结束后张艺兴没多逗留,孙红雷说要去送他,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门。

张艺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影子,忽然转过身把孙红雷推到路灯杆子上。

只听见青年咬牙切齿的声音:「小日子过得不错啊……你老婆知道自己老公是个双么?知道他诱骗过自己的学生么?」

「……艺兴,别这样。」

孙红雷平静的语气似乎惹怒了对方,青年揪住他的衣领,「我才走了四年,你连孩子都有了,孙红雷,你真行。」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听到这句话张艺兴松开手,后退两步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背包滑到地方他也没去管。

「是啊,我们分手了。我没资格生气……」

孙红雷靠在杆子上,默默看着有些颓然的张艺兴,他姣好的面容在路灯下更显得温润如玉,和四年前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很年轻,只不过安静下来时气质更加成熟。

张艺兴说:「你应该收到消息了吧,过两天的聚餐。」

「嗯。」

「到时候我会去,毕竟和那帮人很久没见了。我先走了,你回去吧。」

张艺兴说完拎起背包,正好来了个出租车,不等孙红雷说什么就直接离开了。

……

在那群同学老师看来孙红雷于张艺兴是亦师亦友,张艺兴出国深造前他们关系一直特别好,在饭桌上他们还在谈论,却不知道当事人心里是什么滋味。

孙红雷辈分大些,镇定的跟他们推杯引盏,而张艺兴好像喝醉了,没什么兴致跟他们闲聊,脸颊挂着两团红晕,靠在椅背上眯着眼,沉默的把玩手里小巧的玻璃酒杯。

聚会结束,张艺兴站在酒店门口被冷风一吹清醒许多,拒绝了孙红雷送他回家的请求。

「要断就断的干净点,我可不想跟有妇之夫走太近。普通朋友,明白吗?」

孙红雷看着张艺兴红着眼睛转身坐进其他朋友的车里,明白从这一刻开始他有什么东西要彻底失去了。

……

校园里萦绕着聒噪的蝉鸣,办公室空调还坏了,本该是烦躁的一个下午,却因为一个新生的到来而成为孙红雷记忆中最美好的一个夏日。

「请问您是孙老师吗?我叫张艺兴,新来的研究生,以后请多多指教。」

青年穿着简单的白衬衫,乌黑的发丝被一点汗水沾湿软软的贴在雪白的额头上,微笑着的眼睛又黑又亮,恬静干净的气质仿佛能让看到他的人感到一丝清爽。

从第一眼起,孙红雷就知道自己沦陷了。

阅历丰富的男人对上青涩的年轻人,说不上轻而易举但也不算困难的便得偿所愿,也许是摘得果实的过程不够艰辛,得到后也没意识到要好好珍惜。

人一经历得多了,会顾忌的事情也变多了。张艺兴要继续深造,还想让孙红雷跟他一起去国外不用再遮遮掩掩,而孙红雷舍不得安稳的工作也迈不过这个坎。感情和事业观念的分歧让他们最终不欢而散。

孙红雷至今还记得青年拉着行李箱,腰背挺直伫立在教工宿舍楼下的模样。而自己却像个胆小鬼躲在窗后默默的看着他,到最后也没有出面。

青年的语气里带着些意料之中:「这就是你的决定?好,我走了。你不要后悔。」

仿佛支撑着自己的一口气一下子被撤掉,青年笔直的背忽然没了力气。清爽的白色衬衫和瘦削高挑的背影,和当初第一次见面一模一样。

……

「艺兴……我好像有点后悔了。」

「只是,一切都晚了。」



——END




评论 ( 7 )
热度 ( 86 )

© 奶盖🐬 | Powered by LOFTER